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ylegun 的博客

人云亦云

 
 
 

日志

 
 
关于我

凸 -_- 凸 胡说八道的业余乐评自由撰稿人兼(自封的)地下说唱高手。

网易考拉推荐

城市民谣  

2010-06-08 11:42:46|  分类: 独立/地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城市民谣 - kylegun - kylegun 的博客

 

 第一次听说Dave Van Ronk,全因为Lawrence Block/劳伦斯·布洛克笔下的老酒鬼侦探马修·斯卡德。这个纽约硬汉在戒酒多年后,走过熟悉的大街小巷,不禁感慨起《酒店关门之后/When the Sacred Ginmill Closes》那段破碎往事,回味贪醉在Dave Van Ronk的《最后一杯/Last Call》中:

And so we've had another night 
Of poetry & prose 
And each man knows he'll be alone 
When the sacred ginmill closes  
就这样又过了一夜
诗歌朗诵胡说八道
每个爷们都知道自己终将孤独
在酒店关门的时候 
And so we'll drink the final glass 
Each to his joy & sorrow 
And hope the numbing drunk will last 
Till opening tomorrow 
就这样灌下最后一杯
敬每个爷们的快乐和伤悲
希望宿醉能扛到
明天酒店开门的时候 
And when we stumble back again 
Like Paralytic dancers 
Each knows the question he must ask 
And each man knows the answer  
就这样七扭八拐再回家去
像瘫痪抽搐的舞蹈演员
每个爷们都知道必须提出的问题
每个爷们都知道问题的答案 
And so we'll drink the final drink 
That cuts the brain in sections 
Where answers do not signify 
And there aren't any questions  
就这样灌进最后一滴
把脑子捣成豆腐渣子
当答案不再清晰
便也无人提问 
I broke my heart the other day 
It will mend again tomorrow 
If I'd been drunk when I was born 
I'd be ignorant of sorrow   
哪天我伤透了自己的心
隔天又会完好如初
如果带着醉意出生
我将绝缘于所有痛苦 
And so we'll drink the final toast 
That never can be spoken 
Here's to the heart that is wise enough 
To know when it's better off broken 
就这样灌下最后一口
废话不再多说
敬所有聪明的心灵
知道何时该停止无病呻吟

想来,一般的乡村民谣主题,大多是欢快歌颂当下生活,再不然幸福地回忆一下久远时光遥远故土。城市民谣的主题,却总离不开潦倒酒鬼、赌棍,小人物的无聊琐碎、生存艰辛。或许石屎森林对于人的感情和乡土人情真不一样。一个城里人可以很反感于自己的家乡,治安混乱,街道污秽,生存艰辛,精神空虚,之类之类;到了后来,街道逐渐整洁了,霓虹灯逐渐泛滥了,广告牌上的笑容逐渐灿烂到都不知道自己在笑着什么了……一回过神,发现身边一切早已改变得亮丽耀人,自己却外乡人一般陌生起来,似乎只有窝在当年恶心宿醉的肮脏墙角,才能多少找到些家的归属感。听着Dave Van Ronk的歌,正像在异乡或甚至在故乡,找到了那么一个墙角。老头子那写入吉他史册的Ragtime独奏,仿佛是这堵危墙内拆迁废墟中的瓦砾石块,让路人踉跄于城市独有的荒诞旋律中。

Dave Van Ronk最经典的,要数七三年专辑《Songs for Ageing Children/老年孩童之歌》,酒鬼马修·斯卡德只听到了那最后一首《Last Call》,不知道他后来有没有好好补习前面那些同样老去的儿歌?第一曲《Duncan & Brady》就喝高喝到满天星星,Brady仗着自己是纽约城管十分嚣张,掀桌子翻凳子,惹怒了酒吧掌柜Duncan,后者开开心心地把前者轰了一枪,胸口大洞当场毙命;《Teddy Bear's Picnic》的旋律则十分吉普赛,告诉大家今天树林里很热闹,泰迪熊在开野餐,谁赶上了谁就有机会被熊爸爸做成甜点喂儿子;当然也有抒情得不行的《River》,一无所有的老酒鬼只希望凭空出现一条通向虚无的河,在穷困潦倒,感情受挫,绝望痛苦时,能划船划到不存在的远方消失其中。又或者像《As You Make Your Bed》,一半捣乱,一半抒情,捣乱的部分直截了当告诉大家谈情感就是扯淡,抒情部分则用双关语婉转道出:We all make the beds,We Must Lying/我们都要整理床铺,我们都要有地方躺下(我们都要撒谎)。剩下的首首旋律也绝不重复,所谓老年孩童,可能正在于所谓题材隐喻成人化得来,又十分无厘头吧。

左派的Dave Van Ronk,创作这张专辑的七十年代估计是他最肆无忌惮的时候,参加各种民运时没少挨过警察的棍子,也当然蹲过仓子,和现在借激进主义为噱头骂娘,却一点实事都不干的摇滚歌星根本不是一回事。白人布鲁斯里,Dave Van Ronk论技巧能排上顶尖几位了,可老酒鬼的歌曲创作,总离不开被自己冷嘲热讽近五六十年的纽约市;就连他住的地方,也只在纽约的布鲁克林区和皇后区两地更替;由此所创作的街坊民谣,可能过于纯粹和主观,受众并不太多,估计在日益变迁人心不古的大城市里所成长的一代,会对此更有共鸣吧。04年,也就是在老头子去世后两年,纽约政府将他所住的条街道正式改名为Dave Van Ronk大街,算是以此纪念一个城市精神的象征,纪念一个坚持只为乡亲父老讲故事的酒鬼诗人。

“绘画是对空间的描述,音乐则是对时间的诠释。”Dave Van Ronk如是说。不过,老年孩童的城市民谣不仅跨越了年代,还确实打破了空间界限,很容易唤起那些在另一个遥远国度和城市的莫名乡愁。

  评论这张
 
阅读(50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